kifish

汽 酒

蔡澜:

当人生进入另一个阶段,已不能像年轻时喝得那么凶,汽酒,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香槟固佳,但就算最好的 Krug或 Dom Perignon,那种酸性也不是人人接受得了。 
当今我吃西餐时,爱喝一种专家认为不入流的汽酒,那就是意大利阿士提 Asti地区的玛丝嘉桃 Moscato了。
Moscato又叫 Muscat、 Muscadei和 Moscatel,是一种极甜的白葡萄,酿出来的酒精成份虽不高,通常在五六度左右,但是充满花香,带着微甜,百喝不厌。
年份佳的香槟愈藏愈有价值,但玛丝嘉桃是喝新鲜的,若不在停止发酵时加酒精,最多也只能保存五年,所以专家们歧视,价钱也卖不高来。
通常当为饭后酒喝,我却是一餐西餐,从头喝到尾。第一,我不欣赏红白餐酒的酸性,除非是陈年佳酿,喝不下去,一见什么加州餐酒,即逃之夭夭。
啤酒喝了频上洗手间,烈酒则只能浅尝,玛丝嘉桃可以一直陪着我,喝上一瓶也只是微醺,是个良伴。
女士们一喝上瘾,但也不可轻视,还是会醉人,我通常会事先警告她们。
近来和查先生吃饭,老人家也爱上了这种酒,虽有汽,但不会像香槟那么多,喝了也不会打噫。
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欣赏,在大众化的酒庄也能找到。牌子很杂,可以一一比较后选你中意的。为了这种伴侣,我专程到 Piedmont的 Asti区去寻找,叫 Vigneto Gallina的最好,商标上画着一只犀牛。
各位有兴趣,不妨一试。

宇华在苏格兰:

我假装/无所谓/寂寞却一直/掉眼泪

微博

Instagram

Facebook页面


(Model Laura, taken in Edinburgh)

Espraul-FAKETO:

每日一精选图:Day 98

【雨后】

坐标:大本钟。

暴雨过后,虽然还飘着这小雨,太阳已经从乌云里钻出来了。(^ ^)


不得不说,这样冷暖分明的天空我很喜欢。

看到原片我就知道这张图会很好看了。

一个多月前拍的。F22(丧心病狂),手持1秒。(・ω・)ノ


穆穆vintage·LoFoTo:

老爷爷说,你一直在拍海,给我拍张照吧!

嗯,当然好呀!

(6月27日,伊斯坦布尔的轮渡上)

骑猪闯天下:

【伊斯坦布尔(五)】包裹着头巾·世俗化的伊斯兰主义

说到穆斯林,谈到伊斯兰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男性那一袭白色长袍和女性把脸包得严严实实的头巾。在伊斯坦布尔游荡的四天里,确确实实颠覆了我的这个臆断。女性的头巾是伊斯兰教的特征,可是在这里严严实实遮住自己的脸并不是必须的;甚至可以不戴,完全摆脱束缚;她们可以工作,她们可以娱乐。世俗化让女性得到了平等,可是她们绝大部分还是带有浓郁的伊斯兰气息。这也是土耳其是一个世俗化的伊斯兰主义国家的表象吧。

-----祝大家周末快乐-----

M6,summicron 35/2,C-Biogon 21/4.5,Trix 400,APX 400,Efka 25。